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做视频直播、进驻抖音……他玩转新媒体,让严肃文学走进大众

发布时间:2019/05/03 点击量:

做视频直播、进驻抖音……他玩转新媒体,让严肃文学走进大众

南都原创原创2019-05-03 01:01查看

每天一早,宋强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玩手机”。打开微信,看头天晚上发布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微店里签名书销售情况。打开微博官方号,看读者的转发量和留言。打开抖音官方号,看新上传的短视频反馈如何。最后打开邮箱,浏览通过关键词订阅的新闻。一圈看下来,心里有了底,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他极度依赖这块巴掌大的屏幕。“微信上有两三百个群,大部分是各种图书群。只要有一本重点书,我们就会跟编辑、作者、发行一起拉个群来讨论,这本书怎么宣传?其次就是各种读者群。手机还可以发微信、发微博。”宋强说。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同时分管着总务部和社办,每天各种人事往还,大量信息在他这里流通、交汇。手机成为他须臾不能离开的工作媒介。


 WechatIMG435.jpeg

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
 

“三板斧”指导营销工作

位于朝阳门内大街166号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是国内文学书籍出版的重镇。这里哺育了新中国文学史上一代代中坚力量,无数扛鼎之作在凌乱狭小的编辑部里诞生。如今,人文社的灰色小楼在繁华的朝内大街上渐显破旧,却被老作家冯骥才先生亲切地称为自己的“另一个家”。

2006年,宋强在北京师范大学拿到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学位。原本已跟一个高校签了约,定定心心准备做大学教师,突然接到人文社的面试通知。对文学专业的学子而言,关联着冯雪峰、周立波、萧乾、文洁若、冯至、楼适夷、绿原等一众文坛名宿的人民文学出版社,是更理想的归属。“很快面试通过了,我跑到高校把三方协议给要了回来。这样才进的人文社。在这里一待就是13年。”

策划部是出版社的喉舌部门。由作者辛苦耕耘、编辑精心打磨的图书,需经策划部之手,推送到读者眼前。在资讯异常丰富,而出版行业鱼龙混杂的今天,饶是人文社这样的老牌出版大鳄,“酒香”也怕“巷子深”。于是,策划部人手不丰,却任务艰巨。

“孙顺林先生是我到人文社工作之后的第一个部门主任,我关于出版、关于宣传营销的所有知识,都是孙老师启蒙的。”宋强告诉南都记者。

他还记得多年前孙顺林先生带着他和杨海峰(现京东图书文娱业务部总经理)到西单图书大厦更换海报的场景。五十多岁的孙先生非要亲自上阵,拿钉枪往墙上一张张钉海报,两个年轻下属立在地上给他扶住凳子。孙先生对待媒体也热切用心,当时宋强住在社里的宿舍,周末经常接到孙先生让他给媒体发资料的电话。“孙老师做事的风格,包括待人处事的方式,对我影响很深。”

2008年,宋强从策划部调入社办党办工作,2015年又返回策划部,接任部门主任一职。

“营销工作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要把它做深做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俟走马上任,宋强就亮出营销工作的三板斧:新书宣传和常销书宣传相结合;图书宣传和品牌宣传相结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相结合。如果新书的宣传是从无到有,常销书的宣传则是“好上加好”,线上线下联动得以最大范围触达读者,而经由图书个案,最终达成的是人文社整体品牌价值的提升。

果然,在他的领导下,(加上2位实习生)仅有7人的策划部近年来斩获荣誉无数,在行业内大放异彩。“这几年的工作纷繁复杂,就是靠这三把斧子来做的。”宋强不无骄傲地表示。

 

WechatIMG433.jpeg

人民文学出版社策划部主任宋强。

不是在举办活动就是在筹办活动

营销工作围绕图书宣传展开,线下活动是最重要的一环。仅2018年一年内,宋强就组织策划了120多场活动,平均每3天一场,出差时间累积达到一个月,每天“不是在举办活动就是在筹办活动”。

“我们出版社与一些文化公司不太一样。很多文化公司就做明星书、畅销书,他们的营销活动就是带着明星作家到处去签售,全国各地走一圈,销量就上去了。但这种方式对纯文学作家来说不适用。”

于是,遇到一部严肃文学作品,如何寻找宣传角度,既引发媒体关注,又吸引普通读者,是图书营销的关窍所在。

2015年,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周大新的小说《曲终人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以官场为对象的“拟纪实文学”,一部为反腐新闻补充深层细节、刻画人性的小说。刚出版时反响平平,宋强主动与责编商议,到作家的家乡河南去做几场新书宣传。

“我们安排了一圈行程,在郑州待了几天,然后去新乡、开封、南阳。南阳的活动非常成功,整个学校的学生都来了,现场就签了几百本书。”作家在自己的家乡受到了媒体和读者的热捧。宋强将在河南的活动情况通过微信分享到媒体群,回程路上即接到许多媒体约访。

“重点报道屡见报端,逐步地这本书成了一个话题,荣获了当年‘中国好书’的称号和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这本书的销量最后达到了十五六万册,是周大新老师所有新书里销量最高的一本。”宋强说。

冷门的优秀严肃文学经由宣传为大众熟知,不仅给出版社带来利好,也是文学本身及其读者的福音。2016年年初出版的王安忆的长篇《匿名》是一本“非常不好读”的小说,“它的故事性、情节性并不那么流畅,故意地营造一种抗可读性的效果,让你去思考很多哲理化的问题。”与此同时,王安忆向来低调,从不参加自己的新书发布会,也很少公开谈论自己的作品。

那一次,也是宋强主动向社领导请缨:“王安忆如果不愿意来北京,我们就去上海做一场发布会。”2015年年末,在复旦大学,王安忆和文学评论家陈思和、张新颖的对谈,为媒体和读者提供了进入《匿名》一书抽象复杂的思想迷宫的路径。

“媒体报道非常热烈。当时整版、半版的报道特别多,一下子把这本书带火了。《匿名》2016年的销量就达到了八万册。这在王安忆作品出版的历史上也是比较少见的。”宋强说。

正是宣传工作所带来的成就感,让他一直孜孜矻矻,对这份事业保持着热情。在这个过程中,策划部组织的一些活动,像磁石一样成了凝聚读者的重要手段。譬如超级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图书”的读者聚会,如今已是国内哈迷心心念念的盛事。

今年4月27日,策划部在前门北京坊PageOne书店举办了国内首次“哈利·波特之夜”,宋强透露,因场地原因,只能招募80个读者,而报名的读者迅速达到了500人,致使他们提前关闭了报名通道。“有的人为了参加活动还走后门,拎了两箱奶去找我们的责编。可见《哈利·波特》的影响力之大。”

事实上,为了保持哈利·波特系列图书在国内的畅销走势,从2015年起,每年策划部都要找各种由头举办三四场活动。译者、责编、读者,包括宋强在内,大家身穿魔法学校校服,头戴魔法帽,手持魔法杖,在一起品书言欢、其乐融融。宋强笑说:“这几年我们非常有效地团结了一批哈迷在我们周围。”

 

WechatIMG437.jpeg

宋强的工作离不开手机。


首个在微信群里开新书发布会

移动互联网的肇兴,让手机成了宋强最亲密的伙伴。早在2012年左右,宋强就在人文社组建新媒体营销小组,提前规划新媒体运营的战略布局。回到策划部,更是因地制宜施展出线上和线下的组合拳。

“新媒体建设我是非常注重来抓的。”他用拇指划拉手机屏幕,给南都记者看人文社微信公号的最近几期推送。头条文章里,有周绚隆邪写的《聊斋》出版六十年,有梁鸿关于东北作家“爆发式”出现的访谈,还有傅承洲谈论吴组缃古代小说研究的文章。

2015年宋强初回策划部时,“人民文学出版社”官方微信公众号的关注人数仅4万多人,从2015年到现在四年多的时间,关注人数已飙升至49万,增长了十倍还多。

“我们希望读者关注公众号,是关注我们的优质文章,在每天的阅读之后有所收获。所以我们一般会挑大家、名家的文章发在头条。很多合作预告等,我们放在二条三条。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读者是愿意每天看广告的。”宋强说。

平台建设起来,线上营销手段也随之跟上。宋强告诉南都记者,人文社是最早在微信群里开新书发布会的出版社,包括在微信群里请作家和读者来交流、各种新书分享活动和读书沙龙的视频直播,都是他们最早尝试,勇做出版业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16年,人文社在贾平凹长篇小说《极花》新书发布会、张炜长篇小说《毒药师》新书发布会、方方长篇小说《软埋》新书发布会,张悦然《茧》新书发布会和多场读者沙龙上尝试视频直播,平均每期在线观看人数达1万人次。尤其是独家策划的“开往童年的火车”视频直播活动,记者与张悦然一起从北京昌平坐绿皮火车到张悦然的书房,全程4个小时,在线观看人数达到25万人。这些大胆、新颖、优秀的实践,斩获了2016年度《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评选的“营销金案”殊荣。2017年,宋强亦获评中国出版集团“十佳营销人才”称号。

另一方面,因为短视频节目的日益兴盛,2018年年初,人文社进驻抖音,宋强说,目前还在摸索“符合人文社调性的方式”。同时,策划部引进了专业的视频拍摄、剪辑人才,在国内出版社里也属首次。

“在全国出版社里,我们这里的分工是最专业化的。”宋强介绍。策划部四位同事,一位负责媒体联络,一位负责活动组织,一位打理微信公号,另一位负责拍照片以及视频的拍摄、剪辑。“这个小伙子是传媒大学毕业的,摄影、剪辑都很不错。这样我们呈现的宣传品就会比较立体、丰富,宣传包装上就会胜人一筹。”

 

10万+的秘密

本质上,策划部是一个创意部门,宣传工作靠灵感、费脑子,需要各式各样的聪明才智。茶余饭后在办公室展开脑力激荡,是宋强和同事们日常的工作姿势。

策划部负责微信公号的小黄,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看书、刷热点、拟标题。其他同事也踊跃献计献策。宋强说:“我们有非常好的氛围,融洽、有激情,讨论起事情来大家都出点子、想主意。其实我们有很多想法都是在碰撞中产生的。”

今年年初,宋强和同事们讨论《朗读者2》的宣传时,偶然翻到董卿为该书写的后记文章《惯性奔跑》,里面有一段文字,提到她没有接到春晚邀请,内心觉得很诧异。宋强当时眼前一亮。因为那会儿,董卿没上春晚正是网络上的热点话题。

“因为我们自己的公号影响力还是有限,我们把它推荐给十点读书这个大号,让他们做首发。我们再跟着发。十点读书自己摘编了一下,也是用这个标题,《董卿:没有主持春晚,其实挺意外的》。它的阅读量超过了100多万次。这种想法就是我们在闲聊过程中出现的。”

宋强自己也炮制过爆款文,不动声色转发人文社媒体群里,引来一片“随手一写就是10万+”的叫好声。

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严歌苓小说《芳华》出版、同名电影上映前后。2017年9月17日晚,宋强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提前观看电影《芳华》的点映.回到家,手指在键盘上一阵噼噼啪啪地弹奏,写就了《电影<芳华>和小说的八个不同》。这篇独家影评于18日凌晨发布在他的个人公号“一个人的书单”上,随即霸屏朋友圈,阅读突破10万+。同年11月电影《芳华》正式上映,宋强又熬夜操刀写了《电影<芳华>中的音乐(全)》,该文在豆瓣上的阅读量达到60多万次。

“把握时机特别关键,角度也非常重要。实际上也是一种工作惯性,想到这件事情就觉得必须把它写出来,不写出来睡不踏实。”宋强说。

他的个人公号“一个人的书单”,百忙中保持着稳定的更新频率,目前关注已过万。他告诉南都记者:“作为部门主任,你要推动大家去做新媒体,首先自己得走在前面,只有自己了解了它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运作,才能有效地指导别人去做。自己都不是内行,怎么去领导别人把它做好呢。”

平日里看到宋强,总见他衣着朴素,拎一个黑色公文包,脸上笑吟吟的。他笑称自己每天24小时全年无休,手机一响,就有活儿在召唤。

在策划部的同事眼里,他又是一个贴心的好领导。周末如果有加班,他自己不休息,但一定安排员工调休。“不调休,身体是扛不住的。而且疲惫工作的状态,不利于灵感的产生,不利于有创意的工作。”

有几次他在朋友圈和媒体群里晒出部门合照,几位年轻同事意气风发、青春洋溢。宋强叉着腰乐呵呵地站边儿上,有一家之长的谦逊风范。

“在一个单位工作,时间长了容易有倦怠感。但我们策划部的工作,每天都是新鲜的。”宋强向南都记者表示。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黄茜 

 

 

 

编辑:刘兰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