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圳,向何处去?

发布时间:2019/05/31 点击量: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智纲智库(ID:wzggzswx),作者:刘懿德,智纲智库深圳中心项目经理

前瞻网已获授权转载

川普扒下面具,中美贸易战开打了。

似曾相识。从大航海时代的英国&西班牙、20 世纪世界战争中的的英美,再到 80 年代的美日之争、两大阵营苏美争霸。因此,无论是军事之争、贸易之争、政治之争,本质上是国家力量的博弈。

制裁,还是制裁!前有中兴、后有华为,再是大疆。老美倾国家之力,发起了与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事处科技园社区的贸易战,精准度堪称老美的“三叉戟”洲际弹道导弹。试问为什么是南山、为什么是深圳?市场是用脚投票的。企业的实力首先是和人才紧密相关。管中窥豹,深圳对“清北复交”毕业生的超强号召力,而华为是“清北复交浙”五所顶级大学毕业的第一流向。不夸张的说,特朗普面对的华为,是中国最优秀的那批人类:最精英的企业、最精英的文化、最精英的技术、最精英的人才,还有,最硬的骨头!

从区域经济学的角度看,城市是国家的造血机体,财富是国民的生存命脉。桑田沧海、往事千年,不难发现,城市的崛起自有其逻辑,财富的积累自有其路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抛开意识形态的分歧,本文试图探求城市的本质与规律,也将关乎财富与命运、关乎过往与未来、关乎企业与个人、关乎你和我…

选择洛杉矶&深圳

一个源起于美国西部淘金热潮,一个是世界东方改革开放热土;

一个在美国西岸,代表着世界经济发展巅峰的最富裕都市之一;

一个在中国南疆,象征着世界最具活力的城市经济发展急先锋。

为什么是 200 年历史的洛城,不是 2000 年历史的中世纪中心罗马、工业革命的心脏伦敦?

为什么是 30 年历史的深圳,不是 200 年历史的东方骄子商都上海和闻名全球的东方之珠香港?

因为历史短暂却成就显著,这是城市宿命使然。因为先天不足却后天有余,这是人之伟力彰显。因为代表城市的远行,所以更有必要,在偶然中寻找必然。智库的视角,从来如此。

从城市战略上讲,一个具有长足发展潜力的城市一定是“兴于吸引力、长于外向度、成于产业力”。资源禀赋、品牌名声、产业内核,渐进迭代,缺一不可。

笔者领略过很多欧美城市,新近走访了天使之城洛杉矶,且身居鹏城 8 年之久,对两者稍有几分见解。大概的印象打个比方:洛杉矶是一位出挑的国际名媛,深圳目前应该还算是个小美人胚子——美,多了几分清纯;嫩,少了几分华丽。

一、天使涅槃:1750~2019

金子——最好的人口磁石。有一个英文单词“Gold Rush”,意为对金子的向往,这是关于财富的故事。

18 世纪中叶,洛杉矶及其周边地区还是印第安游牧部落的一片自然乐土。非常自然,但是显然很穷。

1781 年 9 月 4 日,44 名皮肤黝黑的墨西哥殖民者发现了这片山间谷地,成为洛杉矶历史上最早的定居者。但是,他们依然很穷。

自 18 世纪,美国移民萨特在萨克拉门托发现金矿,消息不胫而走,淘金热潮袭来,像“瘟疫”一样,席卷到圣弗朗西斯科北部的俄勒冈及南部的墨西哥。大批敢于冒险、野心勃勃之士陆续加入洪流,“有决心的人”往往比“有教养的人”更易于成功。成千上万的淘金者土匪般的“攻占”了加利福尼亚,许多新近出现的城镇如洛杉矶很快成为国际性的城市。

2

加利福尼亚 “淘金热”

金子,是财富的原始称谓。金子改变了很多西部人的命运,他们不再穷。金子,让城市也变得富有。

饥寒起盗心,饱暖思淫欲。“吃饱了撑的”产业,或然,成为一种必需。

好莱坞——将洛杉矶推向世界的舞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格里菲斯和卓别林等大佬的蛮名影坛,让好莱坞电影城峥嵘初露。

其后华尔街的大财团插手电影业,这就如同最美的鲜花寻找到了最新鲜的“牛粪”,互取所需。电影被纳入高速行驶的经济列车,成为创名谋利的招牌,好莱坞电影兜售的历史、现代的文明时尚,在全世界倾销。

迄今,从事娱乐制作产业人数达到 24 万人,年收益达300亿美元。电影业作为娱乐业的火车头,带动了包括音像、电视、印刷、出版、旅游等整个娱乐业的发展,洛杉矶已经成为全球时尚的发源地,世界娱乐、音乐、电影的产业心脏,搏动西岸。梦工厂、迪士尼、2 0世纪福克斯、环球影业、华纳兄弟、派拉蒙等栉比鳞次,群星璀璨、炙手可热,热的会让你有一种错觉,在这地界上行走仿佛随时可以邂逅一位“super star”。

不夸张的说,电影是文化载体,胶片就是文化钞票。电影给财富赋予精神内容,成为城市数百年的“不动产”,为洛杉矶贴上自己的城市名片。

科技创新——让“天使之城”妥妥跻身世界强一线。几度秋春,物换星移,纵观美国独立后的两百多年里,其经济中心也并非一直不变:从最开始“被染指”的波士顿,到曾经的“帝都”费城,最后才是现在的“世界经济首都”纽约。19 世纪开始,芝加哥渐渐可以与纽约分庭抗礼。50 年代,洛杉矶逐渐成长为美国第二大城市,形成“东邪西毒”之势,到现在世界十大城市洛杉矶巍居前列……目前的洛城,传统产业与新兴业态并存,新兴业态更多是围绕传统产业进行细分和升级,这其中,科技对传统产业的“再造与赋能”极为明显。同时新兴科技产业跌出不穷,如自主人工智能、精准生物医疗、纳米材料等。

知识就是财富,科技就是生产力。不得不说,或许,这就是最先进城市的未来。

3

到现在,洛杉矶 2018 年的 GDP 为 7531 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三,与第二名东京(7590 亿美元)相差寥寥,而对比下中国最强城市上海,差不多是洛杉矶的一半。2 个世纪以来,洛杉矶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文化、科学、技术、国际贸易和高等教育中心之一。它拥有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的数量位居全美第一,享有“科技之城”的称号。

可以说洛杉矶的成功,是人类文明跨越性发展的成功实践。

3

二、鹏鸟振翅:1980~2019

孩子还是自己的好。眼红人家的天使之城,不如看看我们自己的“天使”。

城市的发展对于资源禀赋的要求极高,天时、地利、人和,得道多助。

一没金子、二没电影,一穷二白的小渔村深圳如何“化平凡为神奇”?

靠人和、靠自己!

政策是那时贫穷中国连接深圳的脐带。没有“原奴封资社”的羁绊,深圳诞生于 1980 年的 8 月 26 日。那一天,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在深圳设置经济特区。但显然深圳的真正发展已经是 90 年代。

说起来要感谢老一辈革命家,甫被调任到广东的习仲勋,因为看到“大逃港”的悲惨景象,向中央领导提出:广东要创办贸易合作区的建议。小平十分赞同并以一种革命家的语言鼓舞道:

“中央没有钱,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看,简单一句话,几乎凝缩了改革开放的所有智慧!

这成为深圳发展的总纲,为鹏鸟注入了精气神。

从此,南下打工蔚然成风,财富的故事开始传诵,深圳从此也开始了远行……

1

1984 年,邓小平眺望建设中的罗湖新区

内因是决定性的,靠自己是根本。从创业生存到创新发展,深圳靠自己栽种了从“自立”到“自强”的城市根基。移民城市带来移民文化,一无所有带来创新精神,筚路蓝缕……区区 30 多年,小渔村蓬勃发展,创造了举世震惊的深圳奇迹:

——深圳建市时 GDP 不足2亿,而到了 2018 年,这一数值已经高达 2.4 万亿元,猛增了 1.2 万倍。

——深圳的科研技术人员已经超过了 150 万人,深圳总共 1250 万人,从事科研技术的人员就已经超过了十分之一。

——有通信行业巨头之称的华为,有拥有微信用户量 9 亿的腾讯,有无人机占有率全球第一的大疆,有以做能源汽车为生的比亚迪,还有大族激光、中兴、迈瑞、华大基因等。2018 年最新的世界 500 强企业当中,深圳入围7家:华为、腾讯、平安保险、招商银行、恒大、万科、正威,全部来自民营企业,而且基本集中在金融和科技领域。

1

深圳蛇口今昔对比

傲娇,绝对傲娇!

说起深圳的科技之星华为,深圳的一位老领导说:华为不是培育出来的,是自己长出的——营造好生长的气候,森林里总会长出几棵大树。深圳就好比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在滋润着那些民营企业崛起。

莎翁曾说过:青春是块原料,迟早要制作成形。如果说深圳是一个舞台,那么活力四射的科技民营企业就是这个舞台的主角。如果说深圳是一个“超级孵化器”,那么深圳必然是拥有国内最强的科技企业孵化能力的城市。如今深圳已经是我国重要的贸易金融中心和创新发展的代表。新深圳速度,正在打造新的全球“创新之都”。

洛杉矶闪烁着美利坚的荣光,深圳也是国人的骄傲。

但,如果说生命体都需要阳光、空气、水,那么决定这两座城市未来的“科创”,却有着截然不同的DNA,这决定了两者的生命逻辑有所不同。

洛杉矶就像一场伟大的科幻实验——高起点裂变式链条化的创新

洛杉矶很国际化、很兼容、很多元。这充分发挥了大都市的虹吸效应,推动创新创业资源的集聚,造就了洛杉矶强大的高科技产业的极差,具体来说,这是由金融资本、智力基础、产业链条、创新文化决定的。

3

1.科创生态。专业化的服务机构云集提升了创新创业的效率,创业服务、科技咨询、技术转化、投资、商务服务等机构为当地人才和企业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是洛杉矶创新创业生态系统的中坚力量,典型代表如享誉全球的科技智库兰德公司。似水的资本在逐利作用的驱动下,也更易流向级差高的地区,进而为创新创业活跃地区积累更多资本。高资本回报率使得金融机构、风投大量云集,资本积累程度较高。

3

2.高校资源。人才是城市机体的红细胞。这为创新创业发展提供源头力量,洛杉矶拥有高等院校 118 所,每年可培养近 2 万名的毕业生,各高校利用强大的校友资源,帮助学生链接创业资源,同时通过政府与高校联合搭建的平台载体,衍生出大量创业公司。

3.产业溢出。大河有水小河满。大企业的溢出效应推动创业多元化发展,强大的产业基础集聚了大量电子、娱乐、航空航天等领域的专业化人才与技术,创业企业呈现多样化发展,众多的城市创业社群、社交活动和专业研讨会,为科技创业人群提供交流与链接的平台,实现了创业者、投资者和各类创业主体共生共存。比如,媒体帝国好莱坞与金融业联系紧密,其溢出效应也使得洛杉矶的众多创业者能很快搜寻到投资资源。

4.创新文化。“创新文化”成为“天使的灵魂”。基于城市历史、地理、人文等要素产生裂变,焕发出独特的城市气质——“改变世界”、“质疑权威”、“拒绝平庸”的思想充斥在街头港滩,“天使之城”的天才们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天赋,并形成“连结裂变”,不可收拾。

这样的高起点裂变式发展模式,就如同一场宏大的科幻实验:产业生态是绝佳的溶剂、产业链要素提供高纯度溶质,人才是强有力的搅拌棒,开放、自由、竞争的文化成为催化剂。然后,梦想成真了,天使诞生了。

深圳犹如追逐财富梦的青春乐园——市场经济土壤滋生的草根自主创新

没有洛杉矶的二百年的“豪门积淀”,咱深圳可谓是“蒂花之秀——青春好朋友”,除了年轻,貌似只有年轻。但数据说明一切,根据深圳市统计局数据:

——2017 年深圳国家级高科技企业有 1.12 万家,全年高科技产业增加值7 359 亿元,占GDP 32%。

——在高新技术发展关键指标之—的PCT国际专利申请上,深圳遥遥领先,以一城之力占据中国的半壁江山,仅次于东京位列全球第二。

——在高科技产业的每个行业,包括细分行业,深圳都涌现了一批领军企业,有些还成为著名的世界级企业,如华为、腾讯、比亚迪、大疆、研祥等。

这样的科创成就是如何取得的?用智纲智库的方法论来解释,就是“政府经营环境、企业经营市场、民众经营文化”:自上而下,政府开明且开放;自下而上,企业开拓并开创;自内而外,老百姓开心而开怀。总之,清清爽爽,浑然一体。

1.所有制结构的创新,塑造顶层生态。深圳没有名牌大学,也没有国家级研究机构,更没有超大型企业的拉动。深圳能成其然,根本性原因是深圳高科技产业制度创新。深圳高科技崛起于以民营经济为主体、以国有企业为保障的产权制度和所有制结构的创新。

在深圳 1.12 万家的高科技企业中,几乎 95% 以上都是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国有企业比重很小,为什么?民营企业作为深圳高科技的主体是深圳发展过程中历史的选择和民营企业的优势所决定的。曾经的赛格集团、特发集团都曾是市政府先后扶持的国企引擎,虽然真心诚意的支持,终“水土不服”、各安天命。

深圳的改革开放是产权改革、所有制改革的过程,这催生民营企业的不断涌现和逐渐壮大。1987 年全国首个《关于鼓励科技人员兴办民间科技企业的暂行规定》,鼓励高科技人员以技术专利、管理等要素入股,华为任正非正是靠这个文件创办了今天世界级的华为公司。

2.民企的独立性担当,提供造血机理。深圳的民企崛起有三大因素:

首先,民营企业产权清晰,权责明确。任何时代,利益都是最原始的驱动力。企业家有了追求创新和资本增值的巨大动力。

其次,民企有尚佳的风险承担机制。榜样的力量是最“坑爹”的。广东以潮汕人为最甚,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发财梦”。深圳人在创业过程中,成功是少数,绝大多数失败了,但正因为这少数成功的企业造就了巨大的财富光环,使后来者趋之若鹜。“Zuo”是必需的,万一“Die”不了呢。

再次,民营企业决策效率最快捷。相较于国企,民企就像骑着战马四海为家的蒙古铁骑,轻装上阵、高效决策,哪里有“郁葱的绿洲”哪里就是皮鞭远指的天涯。深圳的民企,主体单一、决策程序简化,具有决策快、效率高的机制。最关键的,他们一致的信仰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3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在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被誉为“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迅速传遍中华大地。

因此,这里总会成为产业先锋、造富源头。公认的,深圳是 90 年代中国房地产行业的最前沿,曾经的“招保万金”是全国模仿的偶像,到现在的万科、恒大、宝能、卓越等巨头,江湖地位不减;深圳是 00 年代互联网行业的重要策源地,腾讯系树大根深,迅雷、土巴兔等如雨后春笋;深圳也是引领新经济财富新浪的急先锋,大族激光、柔宇科技、华大基因、大疆创新等已经成为中国很多细分产业的排头兵。

3.多元化移民城市基因,提供产业动力。人口是城市的细胞。除了在所有制结构上撕开了一个口子,深圳的成功还基于作为中国最典型移民城市的基因,这里面包括全国各地文化的交融、香港文化的渗透、国际文化的影响。

财富的吸引是绝对的“硬核”。这些年,炒房热、互联网热、股权投资热,热不停;改制帮、潮汕帮、码农帮,帮帮硬;“黑赌毒”、“胭花巷”、“走私货”,样样通。黑白并行,近利急功,财富的传说每十年都要更换剧本,财富的故事糜烂在大街小巷,在深企业不“赚钱”简直是“不人道的”,来深“发财”成为让年轻人向往的理由。

城市在地文化是人口的门帘。笔者曾在帝都北京生活十年,对“京城文化”深有体会。人情味道很多时候是城市文化最直接的传递,一个态度、一个眼神,就有可能构筑起巨大的城市隔膜,大而言之,就是“城市问题”。

有人说深圳是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城市,诚然,城市文化内核的打造是种必需。但,事物都是相对的。这在另一方面显示的是,深圳“包容性强、不排外”。“来了就是深圳人”,深圳让创新企业回归城市中心,开放人才引进系统,这让深圳成为了最受人才欢迎的城市。仅在 2016-2017 年,深圳常住人口净增量就高达 115 万人!这几乎成为城市未来最大的财富。

30多年的发展,举世震惊,这样的城市奇迹竟然发生在深圳身上。这很容易让人想起《天龙八部》里的虚竹,机缘所致,竟可拥有逍遥派二百年的内功,如在梦中。

不得不感谢小平的马良神笔在南中国画的这个圈,但客观的说,年轻的深圳、年轻的深圳人、年轻的科技产业,没有历史的窠臼、没有拨正的旧辙,只有“胜者为王”的现实、只有“一夜暴富”的财富梦想,“春风杨柳万千条”,在梦中……

身处时代潮头,形势喜人。深圳何以远行、何以鹏程?

曾经的小弟或是以后的大哥。专家预测,到 2022 年粤港澳大湾区很可能成为全球经济总量最大的湾区。未来 15-20 年,在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等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全球产业分工格局将持续调整重塑。竞争博弈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和个别发展中大国,这个时候就看谁家的龙头带动力更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发展应用将成为全球产业分工格局的“博弈改变者”,新技术发展改变了不同国家的资源禀赋优势,最终影响着产业分工新格局的形成。从这个意义上讲,洛杉矶和深圳将分别成为美中两国重要的科技引擎。

预见正在生成的未来。如果说洛杉矶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产物,那么深圳必然是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成果。回首中国经济史,先后成为中国房地产财富和互联网财富的核心策源地的深圳,正在孕育着新经济财富浪潮。据《深圳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统计,2017 年,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占到全市经济的 30% 以上的产值。到2020年,深圳产业结构中,无论哪种分类方式,都有近半数在现代服务业、战略新兴产业、高薪技术产业中。

3

在世界,在未来,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撑是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为主导的新经济。近些年来,深圳的新经济发展取得了不俗的业绩。但是,深圳要成为世界新经济的策源地,要成为新经济的火车头,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巨大背景下,深圳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抛开“贸易战”的巨大隔阂,洛杉矶的“涅槃之路”还是颇有启发的。

1.颠覆式创新引领产业迭代,抢占科技制高点。

伴随新一轮科技革命爆发,科技创新多领域协同化发展,前沿科技的跨界、跨领域应用加快裂变产生新业态,成为区域产业加速迭代升级的关键。具有颠覆式创新作用的新兴产业成为创新型城市产业选择的新一轮争夺焦点。

在洛杉矶市区西部,从圣莫尼卡到威尼斯不到7公里的海岸线周边,汇聚了近 1000 家创业公司。由于大部分创业公司就在海滩附近,这里又被形象地称为“硅滩”(Silicon Beach)。拥有多元化的城市创业基因,集聚媲美硅谷的技术人才,发挥背靠大都市、临近硅谷的腹地优势,硅滩与周边的Culver City、South Bay、西好莱坞地区一道构成了大洛杉矶的创业生态圈。

硅滩被评为全美第三大创业区域,仅次于旧金山湾区的“硅谷”和纽约市的“硅巷”。根据“硅滩创业企业地图”网站统计,硅滩及邻近地区拥有创业公司 1145 家、加速器 33 家、孵化器 45 家、联合办公机构 57 家、投资公司 73 家、咨询公司 319 家、众创空间 17 家。其中包括埃隆·马斯克创办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总投资 11.9 亿美元,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等。

太平洋西岸的深圳正在成为东方高新技术产业化最重要的基地之一。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与生命健康、新材料、石墨烯等领域部分核心技术水平跻身世界前列。位于深圳经济特区西部的南山区,既是科技创新的高地,也是各类投资机构云集的重镇,科创园区、众创空间、产业社区、孵化平台等比比皆是。南山通过企业链、产业链、创新链、生态链和资金链“五链联创”培育出一批高成长型中小企业。根据南山区公布的2017年度经济数据显示,南山的145家上市公司中绝大多数属“优秀生”。

但是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虽然有南山区这样的全国经济大区、湾区科技金融中心,但是比起硅滩和洛杉矶,深圳至少有三方面需要提升:

1.1 是双创融合,将深化文创产业的发展,加速与科创的凝结,互为促动。

1.2 是引智升级,科技的发展高度依赖人才,与大陆与香港的强势联动,或可最快的弥补智能短板。

1.3 是明星计划,更大力度的支持明星科创企业发展,开大口子、迈大步子,探索无人区。

2.优化新经济产业人才结构,提供科技造血细胞。

放眼世界,在信息技术创新策源地硅谷,背后有斯坦福,在生物技术创新策源地波士顿,背后有麻省理工,在创新领域发展势头很猛的以色列,背后有特拉维夫大学和海法理工。从以前的制造业变成现在以金融等现代服务业、高科技行业为主的经济形态,洛杉矶产业的成功转变中,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

可以说正是因为洛杉矶吸引并集中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端人才,才让洛杉矶的经济保持了巨大的活力。比如,硅滩附近有三所工程院校排名位于全美前十,分别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理工学院和南加州大学,还包括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和奥蒂斯艺术与设计学院。高等院校和艺术设计院校为硅滩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才,硅滩地区每年工程系毕业生高达1万人,技术人才为14.8万人左右,有力促进了硅滩创业高地的形成与发展。

1

洛杉矶地区高校分布图

“贵族造血尚需三代”,城市亦然。“草根精神”可以说是深圳的精神财富,但对于城市的人才战略,亟需“去草根化”,因此深圳最新提出第四代深圳人的人才理念。相比于赤手空拳闯深圳的前三代,深四代人才是以本世纪 10 年代新生代的建设者,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基因工程、生物工程、无人科技等为创新方向,将为深圳走向全球化的竞争力提供智力支持,也是深圳品牌的核电池。因此,为了实现人才吸引和创造,深圳必须尽快形成几所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相比起深圳对标世界一流城市的理想,深圳的大学发展速度还需要快一点,再快一点,要让大学成为深圳创新倚靠的大树,大树底下,荫庇鹏城。

同时,要让人才有归宿感、属地感,实现人的价值与精神追求,“科产城人”融合发展就成为新一轮创新城市发展的核心。推动科技、教育、产业、城市四者有机融合、互促发展,核心是实现创新、功能、空间和人文环境的耦合,从而真正吸引人才、留下人才、成就人才。

3.完善产业创新制度新供给,除旧立新为天下先。

美国在产业创新制度供给方面永远走在世界的最前列,一骑绝尘。

3.11 市场化的创新和商业化资源配置。联邦政府不支持有明确市场应用前景和经济利益的创新活动,这促使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全美上万家企业设有研发实验室,约有 300 万工程师和科学家在企业工作。

3.12 促进成果转化的知识产权制度安排。早在 19 世纪末期,美国企业广泛建立研发实验室。美国增设“临时专利”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保护已经脱离基础理论阶段、具有潜在商业价值但还不可能申请专利的成果,以及既具有学术价值又具有潜在应用前景的成果。

3.13 在创新法制环境建设方面,美国有一整套全国性的法律以及证券、税收、会计、破产、移民等规范,它们是分权和分散的,但是又紧密联系和互为补充,体现出以市场为导向、鼓励竞争和创新的特点。与绝大多数国家相反,美国的反垄断法一直对大公司严加约束,而对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小企业扶持有加。

3.14 美国人崇尚创新、崇尚冒险。人们普遍认为:“好学生一定要走出学校创业,蠢材才留校。”“能人是不给别人打工的,一定要自己创业当老板。”对于创业失败的那些诚实而勤劳的人,美国人倾向给他们第二次机会。破产在欧洲通常被认为是毁灭,在美国的法律体系中,破产者通常被认为是承担风险的企业家。

万类霜天竞自由,需要完善的制度保障。深圳必须尽快加快新经济发展的制度供给,才有可能为新经济策源地的形成准备好制度条件:

3.21 强调市场化资源配置的效能。深圳自主创新成绩突出的原因正在于始终坚持以市场手段配置资源,比如华为没有院士,但是丝毫不影响华为创新能力,这是因为华为在公司内部实现了以市场方式来配置资源,这已经是深圳中型以上企业的“标配”。所以,要全力支持民营企业做实、做强、做大。针对民营企业在技术成果转化、融资等多个方面存在的“痛点”有针对性加大支持力度,营造民营企业发展所必需的的资源供给生态。

3.22 促进落实科技成果转化举措。比如驻深高校院所自主决定采取转让合作或者作价投资等方式开展转移转化活动,打造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综合技术交易网络服务平台,鼓励企业和机构主办或承办会议论坛、对接洽谈会、成果展示、技术转移等各类国内外科技交流活动等。从而为科技成果产业化打造一条快车道,让创新链和产业链精准对接,让新经济从思想萌芽到占领市场,链条更短。

3.23 优化法治建设匹配创新发展。深圳的创新已经不能仅仅靠一贯的法律法条,有待于形成以法治建设为基础的创新环境体系,建立宽严相济、界限清晰的监管机制,推动以科学先进的法治体系引领和保障企业创新,比如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专利商标的维护。比如对生命健康、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前沿领域,配置法律、伦理、科技等方面的监管跟进。

3.24 创新创业相关政策落到实处。从创新动力来讲,“打了鸡血”的深圳创业企业可以说不需要鼓励的。因此,在政策上落到实处就是对企业最大的支持。比如补齐企业早期融资难短板,完善企业全生命周期融资链条,最大限度帮助创新创业企业度过早期“死亡谷”。比如对创业投资企业、天使投资个人采取股权投资方式投资初创科技型企业的,按国家规定实行应纳税所得额抵扣政策。

4.打造宜居城市环境,科技魅力呼唤人本关怀。

生活、生命、生意,“三生有幸”才是完美人生。“三生有幸”也才是完美城市。

加州的洛杉矶是面朝太平洋的安居乐业之地,生活工作可以完美结合,安逸与繁忙的松弛有道。洛杉矶宜人的气候、迷人的海景、靓丽的美女、可口的美食、丰富的夜生活。比如硅滩,拥有“面朝大海、气候宜人、活力迸发”的独特地理优势,历来是旅游度假的好去处,其多元的文化、优美的环境和宜人的气候,吸引着大批科技创业人才。

洛杉矶作为全美仅次于纽约的第二大城市,其城市生活方式也深深影响着硅滩,全球媒体帝国——好莱坞对硅滩的影响尤为明显。好莱坞与金融业素来关系密切,与好莱坞同属一城的硅滩也因此受到了众多投资人和投资基金的青睐。

人居环境与科技创新紧紧联系在一起。保守估计,中国在 2034 年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那么深圳将成为全球经济头号强国里面最为宜居宜业之地,自然会吸引全球的资本和人才集聚,就如同现在的天使之城洛杉矶。人才包容、气候宜人、美女众多、工作和发展机会优质、港深资本活跃的深圳,还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而从宜居的角度来看,深圳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写在最后

200 年的发展成就了科创的洛杉矶,30 年的发展造就了深圳,这里面绽放着着个人的命势、名利的罂粟;这里面匿藏着城市的轨迹、财富的秘密;这里面折射出区域的格局、国势的走向。

从国际视角看,今日之世界、今日之中国,行业在集中,人口在集中,资本在集中,利润在集中,城市成为一切集中的聚焦点。新经济时代的财富聚集效应,相较于以往更为复杂和前瞻,呈现多元复合、高度融合、热点愈热,这就造就了如纽约、东京、香港、深圳这样的头羊城市。

粤港澳大湾区被视为国家经济板块中的重要拼板。正如旧金山湾区“洛杉矶-旧金山-圣何塞”的掎角之势,粤港澳的“香港-深圳-广州”也正在进行“三城演义”:

香港老大哥躬身反哺、互利而为,可以说深港一体化已在路上;

广州老大哥居恭自立,但深圳“计划单列市”由来已久,确权明位箭在弦上。

深圳除在经济上独立鳌头,区域上,在 1997 平方公里之外,吸纳“深汕合作区”,打造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而吸收惠州部分区域的传闻也甚嚣尘上,扩容显示着鹏城的“小野心”。作为曾经的“小老弟”已是湾区启明星,真正代表着湾区的未来。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移民经济体,成功前所未有,洛杉矶可谓他山之石。也曾见识过华贵端矜的伦敦巴黎,游走过衰痕渐显的格拉斯哥、柏林米兰、巴塞罗那,再看深圳,满眼是勃勃的生机。

飞瀑之下,必有深渊。大湾区倾爱深圳,深圳也将蓄能厚积。假以时日,有理由相信,深圳会成为中国新经济行业、新产业人口、新兴资本等共同青睐的引爆地,代表着世界城市的未来,代表着新财富的未来。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躬身励为,一鸣惊人。远行的深圳,未来可见。